您的位置: 黄骅信息网 > 体育

罪灵纪 第九章 诗画传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1:53

罪灵纪 第九章 诗画传情

手心握着凤钗,感受其温润的触感,走出这玉人街,许凤飞的内心却是疑云重重,非亲非故便赠给他东西,他可不认为天下有这等好事,更何况这凤栖梧更非凡品。

“复姓纳兰么?”他喃喃自语,回想起之前纳兰雪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瞥过其腰间,不由心中一动。

“难道是...?”下意识向腰间探去,一个方形的物事入手,正是纳兰凰赠给他的玉佩。

“是同一个家族么?即便不是,怕也是与其有着莫大的干系。”想到此,心中疑虑顿消不少,再回头忆想纳兰雪的举止谈吐并不似平常女子,颇有些大家之风,再想到玉蒹葭,再到纳兰凰一行人的到来,心中却是升起了更大的疑惑。

“没想到,这小小的青澜城也有风云际会的时候,却这其中不知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许凤飞低头心中沉吟,目露深思之色,不过不久,他便晃了晃头,将这些念头甩开,他可不想为此伤神,更不想陷身其中,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不知不觉中,等到清梦楼映入眼帘,守门的小厮跟许凤飞打招呼,他才发觉自己身在何处,礼貌性地回应了小厮,随后正了正神色,缓步进入其中。

今日的清梦楼倒是热闹非凡,许凤飞一进门耳边便传来一些喝彩声,其中人头涌动,气氛欢快,像是在举行着什么活动,避过他们,并没有去凑热闹的心思,他径直来到玉蒹葭的闺中。

推门进入,一女子端坐桌旁,望其身影,刚欲开口,却发现端坐其中的却并不是玉蒹葭,而是昨夜那舞姿绝世的清冷少女纳兰凰,眼中诧异之色一闪而逝。

许凤飞顺手将房门带上,慢慢向她走近,纳兰凰也起身,神色清冷,向他微微点头示意,许凤飞点头回礼。

“想必公子很是心中疑惑吧?是玉姐姐叫我在此等你的。”纳兰凰聘婷袅娜,莲步轻移,行至许凤飞身旁,对他说道。

“玉姐姐?你...与她是旧识?”闻言,许凤飞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开口询问道。

“嗯,我与玉姐姐自幼便已相识,不过此中缘由不便细说,还请公子谅解。”纳兰凰简单说明缘由,算是解答了他的疑惑,不过却是没有与他过多细说。

许凤飞也理解,他也猜到了一些,他也注意到,这几日青澜城陆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其中不乏一些气息强大的灵者,怕也多是与此事相关。

没有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他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纳兰凰。

“这是姑娘要的琴谱,难得姑娘喜欢,便交与你了,还望姑娘能够珍视。”许凤飞将琴谱递到纳兰凰的手中,对她说道。

纳兰凰礼貌接过,眼中带着些许惊喜,没有立马收起,随即在许凤飞的面前便将其翻开,欲窥全貌,许凤飞看了暗暗点头,也没有再出声打扰。

片刻时间,那本并不厚的琴谱便被她翻到了尾页...

“咦...这是?”带着疑惑,似是发现了什么,她惊疑出声,一声轻语,打破了闺房间的宁静。

“可是有什么不妥?”许凤飞见状,上前问道。随后走近上前,循着纳兰凰的目光,向她手中的琴谱看去。

琴谱上面是一幅画,画中一男一女,男子手抚长琴,女子翩然起舞,画中用墨甚少,只有寥寥几笔,却将画中景象描绘的活灵活现,让人恍若置身其中,留白处附上一首小诗,字迹虽小,但清晰可闻,上书: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落款——《凤求凰》。

这是许凤飞前世很喜欢的一首诗,与那《凤凰于飞》一样,都是出自于司马相如之手,许凤飞在写完琴曲的时候,总觉得其中像是缺少了什么,苦思良久,这才有了尾页点睛的诗画。

许凤飞刚要向她说明其中的缘由,却发现眼前认真端详的女子此刻脸色变得有些不正常,清冷的神色如潮水般快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冰雪般的容颜染上一抹绯红,很快便蔓延至整张容颜,连耳根也未能幸免。

许凤飞哪里还看不明白,这分明是女子娇羞时的神态,只是他此刻却是对此一头雾水,全然不知何故。

“公子可是叫许凤飞?”许凤飞疑惑之际,纳兰凰转过头,眉宇间含着羞意,全然没有了之前给人的清冷与不可接近之感,对其问道。

“正是。”许凤飞点点头,如实回答,此前已经得知纳兰凰与玉蒹葭相识,因而此刻并不意外她知道他的姓名。

“那么公子可知我名纳兰凰?”纳兰凰继续问道。

“昨夜席间无意间知晓。”许凤飞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她为何发问,但还是如实相告。

“那么...公子作这《凤求凰》...是何意?...”纳兰凰面带绯红,一字一顿,似乎有些羞于出口,话毕,原本望着许凤飞的目光,此刻也转向别处。

听罢,许凤飞心里登时‘咯噔’一下,脸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

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许凤飞、纳兰凰,这一凤一凰,不正应了那首《凤求凰》么?况且,这画中所绘与昨夜的场景又是何其相似?此刻细细想来,确有借以诗画传情之嫌,也难怪纳兰凰面染绯红,娇羞失态,想通之后,一时间竟有些尴尬起来。

正欲开口解释清楚,不料一旁的纳兰凰见他许久未曾言语,似乎为避开有些尴尬的气氛,正了正神色,先一步出声,将他要准备好的一番说辞都尽皆咽了回去。

“旁人只道公子琴艺非凡,却未曾想,公子的一手丹青之术也是如此精湛。”边说还一遍拿着琴谱,认真观赏着。

许凤飞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此刻纳兰凰出言反而合了他的心意,他可不认为自己跟她能有什么故事,一个天子骄女,一个废柴少年,一个帝国门阀,一个边城小族,这其中的差距可说天壤云泥,再说这些门阀世家的漩涡,一旦沾上,便很难再脱身,这显然与他此生的初衷不符。

“拙作而已,终究难登大雅之堂,当不得姑娘如此称赞。”许凤飞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丹青技法,只是随意找了一番说辞。

“纳兰倒是对这画技很是感兴趣,仅此寥寥数笔,无色无染,反而神韵兼备,纳兰自小便已接触丹青,也曾有幸见过不少大家所作,却从未见过公子这般奇特画法,一时之间也有些见猎心喜,却不知公子可否将此技相授?纳兰可执师礼相待。”许凤飞本想避开这个话题,却不料纳兰凰却是对此颇有兴致,一时间大感头痛。

“这...”许凤飞面露两难之色,迟疑道。

“公子可是不愿么?”纳兰凰秀眉微蹙,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许凤飞内心挣扎,此刻是答应不好,不答应也是不好,一下陷入两难的抉择。

正准备找些婉转的话语拒绝,不料此时这闺房的门却开了,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身形款款,轻纱掩面,不是玉蒹葭又是谁。

看到玉蒹葭的到来,许凤飞赶紧向她使了个眼色,相信以她的聪慧,定是能够领会其中的意思。

果然,玉蒹葭没有令他失望,立马隐晦地回应了他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随后便道:“看来你二人言谈甚欢啊,若不是楼主唤我寻你抚琴,我都不忍心打扰。”后一句却是对许凤飞说的,边说还边给了他一个白眼,似嗔似怪。

许凤飞如蒙大赦,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旋即便对一旁的纳兰凰道:“时辰不早了,凤飞还有些琐事,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看她的反应,抬腿就走。

眼看就要离开,却不料身后传来纳兰凰的声音:“公子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许凤飞心中暗道自己嘀咕了她的倔强,知道自己若是不答应,此刻怕是很难脱身,只能硬着头皮应付道:

“天下万物都离不开一个缘字,若是日后有缘再见,此事便我便应下了。”算是给了她一个模糊的答案,说完便头也不回。

“可遇...却不可求么?”纳兰凰闻言沉默,心中细细斟酌着许凤飞离去前的那句话。

百色好的牛皮癣医院
嘉兴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石嘴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百色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嘉兴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