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骅信息网 > 体育

狼血神探 七百三十三章 你见过真正的恐惧吗?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8:44

狼血神探 七百三十三章 你见过真正的恐惧吗?

吸血鬼王堡东南方的群山中,坐落着一座巨大的迷宫,迷宫的门口屹立着一尊狰狞的怪兽雕像,它形如一只直立的巨型蜥蜴,身上长满尖刺和厚重的鳞片,背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它,就是恐惧的化身,诅咒之地的恐惧之王——答波。

此时的雪莉孤身一人站在恐惧迷宫的门口,抬头仰望着巨大的答波雕像,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一丝好奇,她绕着答波的雕像转了一圈,回头望向迷宫的大门,恶魔尖牙一般的尖刺环绕在大门四周,一个两人宽、黑洞洞的入口正在等待着她。

雪莉背着她的小提琴,腰间悬着金色的长笛,依然穿着她那身哥特少女裙,平静自若的缓步走入了门内,背后随即传来一声隆隆声,恶魔尖牙般的石门缓缓的合拢在了一起。

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但很快墙壁上的灯火便亮了起来,雪莉在昏暗的灯火映照下沿着石板路向迷宫内深入,两旁的石壁上雕刻着狰狞的怪兽头像,以及扭曲的妖灵面庞,昏黄的火烛将它们映照得格外阴森。

突然,雪莉停下了脚步,侧耳静听周围的动静,她听到了一阵诡异的低吟声传来,从她脚下的石板与墙壁的缝隙中不断的渗出,飘入她的耳朵之中,雪莉好奇的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什么,于是继续迈步向前走。

但那声音越来越清晰,犹如一个看不见的女人在她的耳边呢喃着诡异的咒语,昏暗的通道在她的呢喃声中似乎也变得扭曲摇晃,火烛映照出的光亮越来越小,而黑暗则越来越大,犹如潮水般准备淹没一切。

这时,雪莉突然停下了脚步,她低头从腰带上解下金色长笛,用长笛轻轻的敲击墙壁,清脆的敲击声回荡在通道内,霎那间驱散了萦绕在她耳边的诡异低吟。

雪莉一边敲击墙壁一边向前走,“哒哒”的敲击声伴随着她的脚步声回响在通道内,在这死一般寂静的通道内显得格外的刺耳,而就在此时,一种沙沙声从雪莉的背后传来,让她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

两只白气聚拢成的爪子从身后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雪莉微微侧目用余光瞟了一眼搭在自己肩头的爪子,慢慢的转过身来,只听一声摄人心魄的咆哮,一个披散着及腰长发的白袍女妖向她伸出了一对利爪。

令人意外的是,雪莉并没有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可怕女妖而表露任何惊恐的表情,她好奇的歪着头打量着女妖,而女妖似乎也因为她出乎意料的反应而变得有些发愣。

突然,雪莉从背后取下了小提琴,一手握着小提琴的琴头抬头仰望着女妖,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掀她披散下来遮住脸的黑色长发,女妖似乎有些不安的向后缩了缩头,只听“啪”的一声,脑袋上挨了一巴掌。

“不要乱动,让我看看你长啥样!”雪莉一脸责备的朝女妖喊了一声

,伸手揪住她的头发向上掀,女妖连忙用手推开她揪住自己头发的手,向后退了两步,有些畏缩的看着她。

“你好像很害怕?”雪莉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女妖,掐着腰拄着琴皱眉道:“你可是个女妖喂,你是来吓人的,怎么能害怕呢?”

女妖听到她的话愣了一下,呆呆的想了一会儿,赞同的点了点头,再次伸出两只利爪鬼叫一声扑向雪莉,不料雪莉纹丝不动,反而双手抓住琴头高高举起,小提琴“砰”的一声拍在女妖的脑袋上。

被这沉重一击彻底打懵了的女妖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转了两圈,一头栽进了旁边的墙壁里,雪莉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见她没了踪影,撅了撅小嘴咕哝道:“好差劲,就这点本事还跑出来吓人!”

她背起小提琴拿着长笛继续往前走,在转过了几条长廊后,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左侧的墙壁,发现有一个诡异的黑影投射在墙壁上。

她向后退了一步,那影子也向后退了一步,她再次向前走,那影子也紧跟着她的脚步,雪莉转身面对着那影子,她确信那不是她的影子,因为影子的轮廓纤细且身上布满尖刺,与她的体型相差悬殊。

雪莉看着影子想了一会儿,突然回身来到墙壁上的火烛前,一口气将火烛吹灭,她一路走一路吹,整条通道很快陷入了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诡异的影子和她一起被淹没在了黑暗中。

通道内陷入了寂静中,通道两侧没有熄灭的火烛并没有映照出雪莉的身影,而她的脚步声也彻底消失了,在这死一般的黑暗中,一个瘦削的黑影突然从墙壁上脱落下来,走到了通道的中心。

如果拥有一双夜视的眼睛,你就能看到那脱离了墙壁站在通道中心的鬼影,满腹狐疑的东张西望寻找着雪莉的身影,但淹没它的黑暗却好似已经完全吞没了雪莉,以至于影子在周围转了一大圈,依然一无所获。

冷不防,有什么东西轻轻的敲了敲黑影的肩膀,黑影急转身回头,身后却什么都没有,它茫然的看看左右,正纳闷间背后再次有人戳了他一下,黑影再次转身,身后依然空无一人。

茫然无措的黑影正不知该怎么办,忽然感觉背后有光芒传来,它转身望向光芒照耀的方向,突然看到一张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鬼脸龇牙咧嘴的贴在它的面前,黑影向后一蹦,一头撞在墙壁上,扑通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一个轻轻的指响传来,被吹灭的火烛重新亮了起来,雪莉把披散的头发向后梳理好,用舌头舔了舔脸上的番茄酱,走到倒地的黑影身边,看到它渐渐渗入了地下消失不见。

“胆小鬼!”雪莉朝着他消失的地方踩了一脚,背着琴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她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雪莉停下脚步好奇的望向前方阴森的通道,只听一阵令人心里发毛的鸣叫声此起彼伏的传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如潮水般的老鼠,这些眼睛发红的老鼠似乎已经在这里饥饿的很久,互相拥挤着扑向雪莉,而与此同时,大量蝙蝠贴着天花板涌入通道,和地面上的鼠群一起密密麻麻的冲了上来。

但一切远不止于此,在通道两侧的墙壁上,成群的蛇和蜘蛛分别从两侧的墙壁爬行过来,通道的四壁被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动物挤得水泄不通,锋利的鼠爪,尖锐的蝙蝠牙齿,布满细毛的蜘蛛腿和蛇口吐出的红信,一齐对准了雪莉。

站在原地的雪莉似乎已经被吓呆了,呆呆的看着这涌向她的蛇鼠群一动不动,突然,她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声,那听上去凄冷恐怖的笑声回荡在阴森的通道内,与蛇鼠的怪叫混杂在一起,如同最可怕的噩梦般令人魂飞魄散。

涌向雪莉的蛇鼠们突然停止了前进,用密密麻麻的警惕眼神望着她,雪莉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阴险的微笑,她丢下了手里的长笛,张开一双小手大叫一声扑进了蛇鼠群中。

走廊上的火烛瞬间全部熄灭了,黑暗中不断回荡着蛇鼠、蝙蝠和蜘蛛的悲鸣与惨叫,一种四散而逃的恐慌情绪在通道内蔓延着,犹如发生火灾的房屋内聚集的人群一般,催促着一切向通道外逃离。

片刻之后,通道内恢复了平静,熄灭的火烛又再次亮了起来,雪莉站在通道的中心,在她周围散落着死去的老鼠、蛇、蜘蛛和蝙蝠的尸体。

她手里拿着一条小口袋,一边走一边仔细的选择,从这些死去的小动物当中选择出一些放进袋子里,在将袋子装满后,雪莉心满意足的捡起了长笛,提着袋子跨过满地的尸体走出了通道。

她哼着歌一蹦一跳的往前走,愉悦的心情伴随着她传遍了所经的每一条走廊,连墙壁上昏暗的灯火都显得更加明亮了起来,将通道内的阴森气氛一扫而空。

突然,两扇大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雪莉好奇的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大门上恐怖的怪物浮雕,上前伸手轻触大门,石门缓缓的开启,雪莉探头探脑的朝里面张望,发现里面是一间阴森的大厅。

雪莉闪身步入门内,东张西望的观察着大厅内的情况,她注意到大厅周围的石壁上悬挂着大量人头,整面墙犹如骷髅头垒砌而成,而在大厅中心的祭坛上,一座骷髅头垒成的柱子高高地耸立着。

雪莉绕过祭坛来到石柱后方,一眼看到血族王室总管塞巴斯蒂安被捆在柱子上,她连蹦带跳的来到塞巴斯蒂安面前,开心的喊了一声:“蝙蝠爷爷,我来救你了!”

听到雪莉喊声的塞巴斯蒂安诧异的睁开眼睛,一看到雪莉不禁吃了一惊,他正想问一问其他人在哪儿,却突然皱起眉头满腹狐疑的盯着雪莉说:“不对,你身上没有血族的气味,你不是……”

他的话没说完,雪莉身后的大厅另外一侧的大门突然开启,恐惧之王答波高大的身躯从外面走了进来,雪莉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皮肤血红如火的恶魔,抬头向塞巴斯蒂安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公主,没想到你真的来到了这里。”恐惧之王阴笑着来到祭坛前,双臂抱胸打量着祭坛上的雪莉和她身后的塞巴斯蒂安,老总管不安的低头看了看雪莉,雪莉却是一脸镇定的看着恐惧之王。

“你就是吓人之王?”雪莉好奇的上前一步打量着答波,皱了皱眉头说:“外面那些吓人的东西都是你安排的吗?一点儿都不吓人,简直弱爆了!”

答波措手不及的看着一脸鄙视的小公主,定了定神沉声道:“小公主,你也许比我想象的要更勇敢,但你还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恐惧!”

“哼,没有见识过真正恐惧的是你才对!”雪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塞巴斯蒂安,伸出小手指向恐惧之王:“你敢不敢放了蝙蝠爷爷,然后我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恐惧!”

滨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荆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铁岭治疗卵巢炎费用
亳州好的男科医院
荆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