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骅信息网 > 体育

炼焦环保升级亟需政策支持

发布时间:2019-11-22 14:25:08

炼焦环保升级亟需政策支持

焦炉煤气综合利用是近年来备受焦化行业关注的项目,焦炉气甲烷化合成天然气并经低温液化分离生产清洁能源LNG(液化天然气)更是焦化企业关注的热点。但在现实生活中,许多焦化企业在这项技术改造的提升方面阻力重重,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不能得到有效的资金支持。 焦化副产品须高效利用 我国是世界上第一大焦炭生产国,焦炉煤气是炼焦工业的副产品,其主要成分为氢气,生产1吨焦炭,约产生副产品200立方米~250立方米焦炉气。数据显示,目前我国4亿多吨的焦炭产量所产生的焦炉煤气除去焦化企业自用外,每年富余800多亿立方米。仅独立焦化企业每年副产焦炉气约1000亿立方米,用于焦炉自身加热的焦炉气量约占50%,剩余约50%的焦炉气必须寻找合理利用的出路。然而,焦炉气不便于远距离输送,就地放散则是对资源的浪费,且污染环境。 炼焦行业属于典型的“两高一资”,即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行业。受煤资源和钢铁需求的双重制约,市场与环境压力持续增大,经济效益下滑,竞争更为激烈,钢铁的去产业化行动和国家对日益恶化的大气环境的治理要求,使一些焦化企业面临生死考验。而我国天然气资源相对短缺,焦炉气甲烷化合成天然气开辟了焦炉气高效利用的新途径,不仅能带动焦化和能源产业的技术进步,还能解决焦炉气排放造成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问题。 在3月中旬召开的第四届国际炼焦煤资源与市场高峰论坛上,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杨文彪指出,产业升级和产能过剩问题是目前焦化行业面临的两大难题。为此,国家也相继出台了关停并产,淘汰落后产能,实施行业准入的相关制度,以此加快行业技术进步和结构调整。面对结构调整和治污减霾的双重压力和机遇,许多焦化企业纷纷寻求出路发展循环经济、深化产品加工。 资金缺乏制约技术升级 由于焦炉煤气中的CH4、CO、CO2、C2以上不饱和烃含量近40%,H2含量约占57%,因此焦炉煤气通过甲烷化反应可以使绝大部分CO、CO2等转化成CH4,得到主要含H2、CH4、N2的混合气体,然后采用深冷分离得到液化天然气(LNG)。天然气是一种高效、优质的清洁燃料。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达到30%,2020年将降到15%左右。而中国近年来每年约产生1200亿立方米焦炉气,一部分用来发电,一部分用作甲醇制氢,还有相当一部分直接排放。因此利用焦炉气生产天然气项目能够有效回收利用资源,产生较高的经济效益,有助于形成良好的循环产业链。利用剩余焦炉煤气生产LNG,既有效解决了焦炉尾气的排放问题,又具有十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符合国家能源多元化战略,也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行业规划及产业政策。因此,采用焦炉煤气制LNG技术,是煤资源加工进行能源转换利用的一种非常有前景的产业。 2013年5月份,年产9500万立方米LNG的大型焦炉煤气制天然气工程在河南宝丰县河南京宝新奥新能源有限公司投产;2013年10月份,陕西龙门煤化工25万吨LNG(3.4亿立方米)联产20万吨甲醇装置开始试生产……据统计,2013年底共有10套焦炉煤气生产天然气装置投产,天然气设计年产能达到13.3亿立方米。 然而,在采访中发现,许多焦化企业围绕发展循环经济,在技术改造提升上,依然阻力重重。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不能有效得到资金支持。例如,徐州东兴能源有限公司年产130万吨捣固焦技改项目、徐州市龙山制焦有限公司3.5万立方米/小时焦炉煤气制LNG项目虽然已经得到了徐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批准建设。但是,上亿元的投资让这两家目前 国务院《关于促进企业技术改造的指导意见》(国发〔2012〕44号)明确规定:实施提升工业能效、清洁生产、资源综合利用等技术改造;加快推广国内外先进节能、节水、节材技术和工艺,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效率;支持工业废物、废旧产品和材料回收利用,以及低品位、共伴生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和再制造产业。同时强调,要加强信贷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协调配合,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企业技术改造的融资支持力度。大力推动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发展适合企业技术改造资金需求特点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 在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中,我们也看到,要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带动作用,采取补助、奖励、贴息等方式,推动企业实施锅炉(窑炉)和换热设备等重点用能装备节能改造,推动能量系统优化、余热余压利用、节约和替代石油等节能重点工程,增强传统行业的工程技术节能能力,加快节能技术装备的推广应用。 但是,面对技术升级改造,这些企业能否真正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依据相关的政策指导,在多家商业银行《行业信贷政策》中,行业投向策略包括优先支持类领域、适度支持类领域、审慎介入类领域和压缩退出类领域。而钢铁、焦化、煤化工等行业已经被明确纳入到压缩退出类领域,各家银行也都要按照压总量、调存量、控新增的总体原则,严格实施压缩退出和淘汰机制,大幅提高新增授信准入要求,实现总量递减。 如此一来,焦化、钢铁、煤化工等不被看好的行业无论在做一些节能环保还是转型升级的项目,都会被银行拒之门外。无奈之下,项目建设的资金压力也随着产业链的下移,转嫁到装备制造等行业。全额融资、垫资等方式也形成了新一轮的制造业资金困局。 由此看来,对于一些积极跨越高耗能、高排放门槛的企业,不仅要有政策支持,更要有良性的联动和互动机制进行推进。而金融操作“一刀切”的审慎态度,可能会制约这些以煤资源加工为代表的能源转换产业发展和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的的步伐。

惠州租房网
感人故事
拆迁安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