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骅信息网 > 星座

酒道至尊 第四十二章 品酒师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9:59

酒道至尊 第四十二章 品酒师

萧云一听,哪还不知道这是遇到势利眼了。

不过他并不愿跟这胖子在众目睽睽下争吵冲突,便看了这胖子一眼,退下了台阶。

谁知这胖子不依不饶,一脸嫌恶的嘲讽道:“哪来的乡下小子,没长眼呐,聚福酒楼是你能来的地儿吗?”

萧云一言不发。

这时,忽然从街道上传来一阵马车的车轮声。

马车还未停下,就从车厢中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你说谁没长眼呐?”

胖子一怔,转头看去。

萧云也扭头看去,只见从车厢中走下一位瘦高的老者来,一脸冰冷的看向那胖子。

接着,车厢中又连接走出一位黑袍中年人和一位便装老者。

瘦高老者和黑袍中年人萧云并不认得,但是那便装老者却是再熟悉不过,赫然是何尚书。

胖子管事虽然势利,但却不笨,看了看萧云,再看看三位大人物都一脸阴沉的看着他,哪里还不明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额头一下子便渗出了汗水。

不过他实在想不出眼前这乡下少年跟这三位整个京城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有什么关系,结结巴巴的道:“这...我......”

好在何尚书三人并未太过为难他,目光立刻转向了萧云。

一面对萧云,那看似犹如世外高人的瘦高老者和那沉默寡言的黑袍中年人,脸上忽然像是长出了一朵花,满脸堆笑的对萧云道:“萧小友,让你久等了,实在是抱歉。”

言语中尽是巴结之意。

胖子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平日里这两位大人物何曾对人假以颜色过,即使是遇到侍郎之类的朝中重臣,也是一副不苟言笑的神情,如今面对这不起眼的乡下少年,不但平辈论交称之为“小友”,并且还竟然显得有些卑躬屈膝。

让胖子更为骇异的事情接着发生了。

何尚书同样满脸微笑的走上前去,伸手前延,像是对待贵宾一样的对萧云道:“萧小友,此处不便,请到包间里谈。”

萧云一看到何尚书,便知道这三人便是这次招生考核的三位考官,不过何尚书三人的神态让他也大为不解,当下拱手道:“全凭三位安排。”

何尚书三人呵呵笑着,围着萧云向台阶上走去。

胖子见状,立即像是中了箭的兔子一样的往旁边一让。

何尚书在走入酒楼时,回头又狠狠瞪了满头大汗的这胖子一眼。

“我...我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哪这是?”胖子脸色登时一片惨白,哭丧着脸,暗想道。

以往何尚书虽然对他们这些管事极少交谈,但是一向和颜悦色,何曾见过现在这样严厉冰冷的模样?这立刻让这胖子心中惊骇无比,想到刚才对萧云的无礼举止,胖子心里可谓后悔到了极点。

“那少年如果再向何尚书他们说上几句我的不是,那我岂不是要被扫地出门了?”胖子接着便又想道,心里又惊又怕,“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一行四人来到二楼。

何尚书亲自推开包间门,将萧云迎了进去,回头对恭恭敬敬跟随在后的伙计安排道:“赶紧上酒菜来,捡最好的上。”

那伙计应了一声,立即小跑下楼。

包间中很是宽敞,中央是一个圆形的精致酒桌,围着酒桌摆放着并不是寻常的木椅,而是成环形的一圈长椅。

长椅上铺着厚厚的淡黄色毯子,一副雍容华贵的气派。

“萧小友请坐。”

何尚书三人对这里好像极为的熟悉,似乎回到家里了一样,伸手让萧云坐下,三人便各坐在一面长椅上。

三人一时都未说话,似乎在揣摩怎么说才好,一时气氛有些古怪。

萧云心里更是奇怪,见三人俱都目光闪烁,当下问道:“不知三位考官让我前来这里,有何指教?”

瘦高老者似乎最为急迫,闻言呵呵一笑,率先问道:“未知萧小友来自哪个州府?”

萧云还真不知道自己穿越到的那个地方属于哪个州,挠了挠头,道:“我来自一个边陲小镇,名为青阳镇,至于属于哪个州,我也不晓得。”

瘦高老者一怔。

“萧小友似乎不是世家出身,不知是如何修炼上了酒道?”这时,黑袍中年人接口问道。

这话正问到瘦高老者和何尚书最为感兴趣的点上,当下三人全都目光炯炯的盯着萧云。

萧云略一沉吟,道:“我修炼酒道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三个多月前,我在青阳镇遇到了我师父,他当时收我为徒,然后便传授给我酒道的知识,由此我也就开始修炼酒道。”

“三个多月前?!”

何尚书三人同时惊呼一声,尤其以瘦高老者的声音最为大些。

“这样说来,在三个多月前,你还是一个从未涉及过酒道的普通人?”何尚书盯着萧云,缓缓道。

萧云点了点头。

三人全都怔住,像是看着一个怪物般的呆呆看着萧云。

包间内一片安静。

这时,包间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伙计的声音在外边响起:“三位大人,酒菜已经备好了。”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何尚书轻咳一声,道:“进来。”

包间们被推开,酒菜被陆续端上酒桌,包间内立刻充满了酒菜的香气。

但是何尚书三人对满座的酒菜根本丝毫不加注意,互相也不交谈,但是三人的目光全都闪闪发光,尤其是那瘦高老者,更是想遇到了绝世奇珍一样的一脸激动,咬牙切齿的像是在暗暗决定着什么。

片刻后,所有酒菜都已经上齐,伙计退出了包间。

瘦高老者仍是第一个开口,他好像早已等待不及

,伙计刚一带上包间门,他便道:“根据小友你的考核成绩,我们已经决定录取你进入天罗学院,日后就跟随我进行酒技方面的修炼,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何尚书和黑袍中年人同时眉头一扬。

不待萧云回答,黑袍中年人立即道:“小友且不要急着回答。你既然在醉力方面有如此天赋,想必也知道同等醉力的威力要远远超过酒力,所以你跟随他修炼酒力,不如跟随我修炼醉力。”

顿了顿,又道:“我可以向小友保证,一年之内,你跟随我修炼醉力所取得的成绩,一定会远远高于跟随他修炼酒力。”

瘦高老者勃然大怒,犹如被人横插一脚要抢自己的宝贝,当时就急了,怒道:“阴长幽你胡说八道,就你对醉力研究的那点皮毛,能赶得上老夫的酒技,你不要误人子弟!”

阴长幽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横眉看向瘦高老者,怒道:“杨易你休要胡扯......”

两人一言不合,当即起了纠纷。

其实两人本不该这么快就唇枪舌剑的,只是萧云天赋实在太强,两人在来之前都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将萧云收归门下。

尤其是瘦高老者杨易,在大殿时,本来已跟阴长幽说好让那尖嘴猴腮的考生去跟阴长幽修炼醉力,将萧云留给自己,现在见阴长幽竟然当面阻止,出尔反尔,当即勃然大怒。

“你长年呆在地下妖塔,人不人鬼不鬼,难道想让萧云日后也变成你这副模样?!”

“狗屁!”阴长幽一拍酒桌,酒杯盘子立即叮叮当当的跳了起来,骂道,“你修炼枯雷诀,把自己修炼的像一根竹竿,你还有脸说我?!”

三言两语间,两人又争吵已经上升到了人身攻击。

萧云在旁看的目瞪口呆,想要劝,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一直袖手旁观的何尚书挪了挪,挨近萧云,先为萧云夹了一筷炖肉,然后和颜悦色的道:“萧小友,前天在酒楼遇到你,当时我小瞧了你,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萧云笑道:“何大人说哪里话。”

唐彤彤既然喊何尚书为何叔叔,看来关系匪浅,再加上何尚书竟然当面致歉,萧云当然也不是肚量狭小之人。

何尚书微笑点了点头,亲切的拍了拍萧云,轻声道:“你想不想成为一名品酒师?”

“品酒师?”萧云愕然。

广东白癜风医院
广西好的性病医院
云浮治疗阴道炎费用
广东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广西好的治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